他曾在南京保護25萬同胞,現其子孫向我國求藥,我國藥企必須幫

《增廣賢文》中記載有:“羊有跪乳之恩,鴉有反哺之情。”滴水之恩,湧泉相報。華夏之邦,最重禮儀。面對困境,伸以援手,舉手之勞,不以為意。受他人助,銘記於心,一生感恩,做人準則,國家亦是。

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席卷全球,我國更是第一個深受其害的國家,好在應對速度快,並沒有使這場疫情蔓延到不可挽回的地步。短短幾個月的時間,全國人民又恢復了正常的生產生活狀態,這一切都得益於全國各地醫護人員,以及眾多志願者的共同努力,當然還有每一位國人的積極配合。

並且,我國在控制疫情的同時,也在積極研發相應的藥物。直到今天,已經有不少國家向我國主動購買疫苗。其中令人印象最為深刻的便是塞爾維亞的總統武契奇,他曾多次公開表示感謝,甚至以身作則,公開自己接種疫苗的整個過程。

當然,除了國家之外,也有一些人以自己個人的名義前來我國求藥。但是有一個人比較特殊,我們在得知他的真實情況之後,當即積極準備相關藥物,而藥企更是表示自己可以免費贈送。那麼這個人到底是誰呢?為何會被區別對待,難道他與我國之間有什麼淵源嗎?

這個人來自德國,是約翰·拉貝的後代。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這個名字,或者記得《拉貝日記》這個名字。他和白求恩一樣,在抗戰期間,對我們有著極大的恩情。面對兇狠的日本侵略者,拉貝多次出手援助,救下大約25萬同胞。

約翰·拉貝出生於十九世紀八十年代,父親是一名船長,所以他在很小的時候便從父親那裡得知外面的世界有多麼精彩,並且知道在遙遠的東方有一個非常神奇的國度,開始對其充滿了好奇。長大之後,拉貝在一家出口商行中做過一段時間小夥計,後因不滿其種族歧視而離開。

1908年,拉貝與自己的未婚妻先後來到北京,於兩年之後正式結為夫妻。這段時間,他開始瘋狂學習中國文化,收集了大量的照片與繪畫,大多都是對那個年代北京城的詳細記錄。不用多想,那些東西放到今天絕對是珍貴的史學資料,也可以為我們展現老北京城的樣貌。

直到1931年,日軍發動九一八事變,開始侵略我國東北地區。同年,拉貝開始撰寫《拉貝日記》。但要說到《拉貝日記》中最重要的內容還是南京大屠殺那一段。

眾所周知,日軍侵略者總是否認曾在我國南京地區實施大屠殺,直到現如今還有不少日本人在洗白自己的罪惡歷史。而《拉貝日記》便是記錄南京大屠殺的重要史料,拉貝在日記中記錄了自己的親身經歷,詳細的寫出自己在1937年12月份在南京市的具體行程與所見所聞。例如在12月22日寫道,很多平民被射殺於池塘,其中一個小池塘中就有三十多具屍體,很多人手腳上還被綁著石塊。

不過,拉貝的貢獻不僅僅是記錄日軍侵略者的罪行。在1937年的11月,他將自己居住的房屋作為國際安全區先後收容了600多位難民。之後,又和其他人將安全區的范圍擴大至4平方公裡,先後救下25萬人左右。拉貝的這份壯舉,值得我們所有華夏兒女銘記於心。

拉貝在1938年迫於壓力回到德國,還親自給希特勒寫信,向其表明日軍侵略者的罪行,希望對方可以約束日本法西斯的惡行。拉貝不顧自己生命安全,卻致力於拯救和自己本毫無關系的中國人,甚至在回到德國後依舊在努力,“偉大”二字已不足以形容他的壯舉。

不過,在二戰結束後,拉貝因為納粹黨員的身份被逮捕,我國主動站出來為其正名,並且在他生活拮據之時,南京市民主動募捐一億元給他,相當於當時的2000美元。隻是可惜他在1950年因病去世,年僅67歲。如今,在南京市內還可以看到拉貝的墓碑,我們將永遠懷念這位恩人。

所以說,當他的後代來求藥之際,我們主動無償為他們提供。滴水之恩,當湧泉相報,拉貝先生的援助將永遠被印在華夏民族的歷史中。他放下國籍,放下身份,以身犯險,這份恩情重於泰山。作為一個禮儀之邦,感恩就是我們的傳統美德,那些曾幫助過我們的人或國家都值得我們感恩。